搜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0|回复: 0

朝辞金城 夕去蓉城

[复制链接]

3838

主题

3838

帖子

383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38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朝辞金城 夕去蓉城
  曾经以为那些事情是钉子钉在板子上的事实,然而随着时光的偏移,在大池子里面造就出来的自己真正处于千变万化的世界中的时候,似乎过去几个月,几年前的那些酸酸甜甜的五彩缤纷往事已变成了自己怎么也追不到的那个梦……

  

  朝辞金城 夕去蓉城

  ——水木

  

  

  朝辞金城 夕去蓉城 2011-11-20

  或许是曾经写到的多愁善感与感性的脾性,使得他可以像一只不经过驯化的猎犬一样可以用自己富有敏感性的鼻子去嗅到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微小变化,现在是北京时间傍晚18点整,他像以往一样去度过一个人的周末,尽管是独身一人,却从未感受到内心世界的空虚与寂寞,每个人有自己独有的生活方式与处事做分,也许在他的眼里一间简陋的房子,一杯接一杯的开水,桌子上摆满了书,旁边放上台灯,深夜在网上关掉灯去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用充满激情与希望的态度去品味生活中的每一天,这才是生命中最精彩的也是最值得珍惜的年轻回忆,当他老去的时候可能会使得他想起自己的年轻时代不是抱着电脑上的游戏厮杀的昏天暗地,而是做了别人从不去的那些有意义上的事情,去发现生活中的每一滴美丽,它包括一个人的眼神,一个人的细小动作,马路旁边的一片树叶,梦里面的含苞待放的一朵鲜花。

  江涛然不再是以前那样了,曾经以为那些事情是钉子钉在板子上的事实,然而随着时光的偏移,在大池子里面造就出来的自己真正处于千变万化的世界中的时候,似乎过去几个月,几年前的那些酸酸甜甜的五彩缤纷往事已变成了自己怎么也追不到的那个梦。.

  因为这些平和,耐得住生命中的每一次寂寞才会使得一个人的世界过的很欣慰,甚至很精彩,怀揣着不轻易去说给别人的梦,或许是一个奇妙的想法,或许是宏图远略,也许在同时代的人的眼睛里面透漏出来的是这样的场景:整天只懂得去写一些他们觉得是乱七八糟的日记或者是装天才的东西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没有一点追求与想法,或许在自己的房子里面挂几张自己感觉是眉飞凤舞之作显得是那么的苍老,或许在他们看来整天坐在咖啡亭或者茶馆的麻将桌上也许是对生活的享受,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那片树叶,那朵鲜花,因为不同人的眼里就有不同的看法,包括江涛然也是,但是当它发现身边的每件事情,在他自己怒火奔放的时候,嫣然一笑,那些事情就在脑海里面疾速飘过,在自己的生活中随时随刻有那些坎坷需要这样的平常心。

  或许是安逸的蓉城改变了自己,或许是自己真正的离开了父母的唠叨去自作主张,或许是开始背负了一种不可逃脱的使命,一个暴躁的身影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只有坐在电脑前去用最真切的语言写下不加任何修饰的事实才能平和生活中的那些不快与无奈。

  他与他的与父母共同生活接近21年,在他们的眼中,他始终是一个患得患失,急躁的形象,因为他愿意把任何事情都去告诉自己的父母,就像以前所说的,上学的时候每逢节假日回家,无论是多么的劳累,总是想和自己的父母睡在同一个火炕上,父子俩人聊天聊的直到儿子失眠,父亲不知不觉的开始打鼾,久而久之,出于一种母子无私的关爱,当自己正真的走出了他们的臂膀,电话中少不了好久不在听见的唠叨,要求他怎么去对待别人,怎么去把自己的生活的更好,怎么去找一个自己合适的对象,原来自己认为父子之间饭桌上的代钩并不是他抽烟而不愿与儿子讲话,而是一种不愿意亲自透漏的爱,母亲成了父子之间的传话器。

  那时候为了达到那个目标,他不惜一切代价,疏远自己的朋友,放弃十七八岁铁骨铮铮时代该有的快乐去给自己敲警钟,无论如何为了阶段性的梦想折戟沉沙,一直都是这样的自己已经成为了一种偏激的性格,要么做到最好,要么不去做,从来不再用孔子思想中的中庸去对待生活中的事情,刻板的要求自己成了自己为人处事的基本法则,那时候生命中的每件事情,他总感觉这个社会是功利的,每个人也是功利的,当他自己踏上了这条道的时候会发现,功利往往在很多情况下带来的并不是药到病除的效果,更是一种雪上加霜的残酷,从来不去用平和的思想考虑问题的他就在这样的历练中得到了最肯定的答案。

  在某个清晨独自一个人在公司的那栋办公大楼地下,闻到喷鼻的槐花香,其实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的真实的感受,那些树是带着尖刺的槐树,生长的很茂盛,花开的更加绚丽,出于一种本能的行为,就像以前读大学时去后山的甲子坪山庄踏青一样,会不经意的经自己的鼻子竭力的扑向那一朵朵雪白色的花,虽然没有丁香花的娇媚,然而欣赏他的江涛然却从这里感受到了世界的和谐与心灵的宁静,尽管谈不上什么茅塞顿开与大彻大悟,因为他的生活阅历并没有达到七老八十的那个心境,只是目前的自己会有耳目一新的快感,其实他感觉到得更是一种辛苦追逐中的停歇,真的,原来自己的世界中从来就没有过平和之美,而是充满奋力拼搏的沙场景象,自己走过的路留下的都是断壁残垣的场景。从来不去体会“舍与得”的自己,原本得到的只有思想上的困乏与包袱,失去的却是人间的爱,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虽不是圣人,虽没有把自己的眼光锁定在奉献与爱上,然而花地芬芳与叶的绿艳欲滴却值得对自己的生命价值去商榷。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每周他习惯性地给父亲拉会儿家常,这些寒暄虽不能起到物质时代的物质支持与资助,然而对于越来越年长的父亲来说,少了这种周期性的寒暄也许他苍老的心会瓜凉瓜凉的,对于做儿子的自己缺少了这种该有的孝道也许是对他们含辛茹苦最大的慰藉,读书的时候他是书生意气,那时候讲的最多的是男子汉大丈夫,栋梁之才是他们最大的希望,而现在在蓉城,他们却在金城那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再不能经常性的看见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再不能经常性的听见他们关怀性的责备。

  朝来夕去,日升日落,习惯了蓉城慢节奏的生活方式,习惯了一个人去思考解决问题,尽管不是《大时代》中的陈顶天,也不是《创世纪》中的叶荣添,但是也许可以在他们身上或多或少的找到一些自己的身影,不再是曾经一味的去追求《士兵突击》中那个古板的钢铁形象袁郎与高成,与他们的寒暄中不再是在金城时候去教育他,更确切的说去或多或少的影响江涛然那些极端偏激的思想,而是在他们的眼里看来真的没有必要去那样影响自己的儿子,也许在他们的心中这种影响在江涛然的眼中根本起不到生活在鱼龙混杂的圈子中自己,传统的思维方式已经不再适用于他,也许随着他们的老去,他们同时也把生命的责任赋予到了下一代的肩膀上。

  尽管江涛然自己觉得自己很年轻,不去考虑谈婚论嫁这些个人生活的问题,但是作为父母何尝不对他是牵肠挂肚的,这是个自由的时代,不再是中国传统的封建时代,很开明的他们经常会以一种玄妙的方式叮嘱他去找到自己厮守一生的归宿,过自己的生活,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他们那堵墙不是永远不倒的,他们要看见自己的下一代能够生活的很幸福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孝敬。而作为一个明智的儿子来说,父母担忧的事情他已经早已盘点过,只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归宿而已,在他看来能得到一个贫贱不移,理解支持的糟糠之妻又何尝不是生活中的一笔巨大的财富。

  每当办公室的同事在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只是选择一种无所谓的中立的方式,扑哧一笑去附和他们那个场面,其实自己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需要的不能出现,也许是朋友们对他说的,是一种无知的清高,是一种愚蠢的追求,更是一种自私的索取,然而作为真正的主人公自己,他不是社会观念的主宰者,也不是看破红尘的高僧智尼,难道他能避免这些大趋势的诱惑?其实发自内心的去讲真话公益中国援助定点白癜风医院,这是避免不掉的,作为圈子中的那些善良的女孩子,也许他们伴随过心理与生理的冲动,他们试图去接近她(他),而江涛然也是一样的,不是自己不去追求而是生活中的那些美丽的邂逅有时候会变成残酷无情的伤害,甚至一种善意的关怀会变成对方的一种误解,也许一种有意的关怀会使对方恼羞成怒,也许不能做成恋人就连基本的友谊都无法建立,更可能踏错一步就会悔恨到底,所以年龄与现实根本经不起他这种试来试去的折腾,也不再允许他这样去和生活,而恰恰等待自己的是无情与同情交加,给予与索取并存的艰难选择。

  爱情是人生中最美妙,最幸福,最长久的本能产物,孩童时代的江涛然认为手拉手玩耍就是大人们所说的爱,书生时代认为相互爱慕与吸引就是爱,而现在自己憧憬已久的爱就是一种平淡的生活,一种充满理解与呵护的思想。孩童时代那样认为是因为那是幼稚的想法,是童真的体现,而书生时代,那时候他自己是书中写道的风华正茂,书生意气,富有指点江山的魄力,可以不考虑任何事情,可以敢作敢为,而现在心似乎垂垂老矣,原来婚姻历程却是背负了一身责任,一种单方面的枷锁,而不是为所欲为的游戏。尤其是在这样的充满物质欲望的时代,他更是恐惧去寻找,恐惧去感悟原本生活中很纯洁的一面。

  也许生活真的就像滚滚长江东逝水,是非成败转头空,当他自己转过身去看看走过的弯弯曲曲的小路,那里有甲子坪山庄上颔首一笑的那个羞涩的面庞,那里有庙里的虔诚一拜,那里有兴隆山头吻一般的山风,这些金城留下来的回忆似乎真的付诸于笑谈之中。假如青春能够再现他将会再去山顶踏青,去看看那些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最专业娇柔妩媚的丁香花,假如时光可以倒流,他将会再去兴隆山头拥抱大自然,亲吻她的额头,假如可以回到从前他也许会到那座老庙里面默念起三生石畔的那个朦胧的身影。然而生活再使劲的驱逐着他,鞭笞者他去不断的追求对方所需要的另外一种幸福。

  在某时某刻,江涛然在无意识中双手在键盘上僵硬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一种不断追求的幻境才会出现这样的一幕,漆黑的房子里面只能露出屏幕前的那个专注的头颅,很安静很安静的一个梦。梦里面出现了两个可爱的身影,一个是回眸一笑,一个却是涕泪滂沱。

  其实她们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长河之中,只是他没有真正的对其定位,没有向焦急的老母讲述自己感情生活真实的一面,一只去隐瞒着这些饱浸泪水的事实。感情世界是很复杂的东西,纵使江涛然把那些在他人眼里看来是你风花雪月的史诗刻意去想象的简单,但是他左右不了自己倔强的思想,这到底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那个相貌平凡,然而富有睿智思想的女郎究竟想要什么,自己究竟该怎么去挽救这个为了爱而紧紧牵着自己臂膀的女孩怎么才能摆脱这种迟迟不能忘却的忧伤。是他自己的私欲把花样年白癜风能看好吗华的小萝莉引诱到了无法自拔的境地,还是自己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温柔体贴的神,是自己心高气傲而无情的抛开泪眼汪汪的追梦人,还是是上苍有意地去惩罚那颗愧疚的心。


  联系方式:(电话)18780248616|(Email)418166@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