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0|回复: 0

丫丫的向日葵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677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丫丫的向日葵
      
   
      
    (一)
    女人最近上的电脑,她上网除了看新闻、读书、搜索向日葵图片之外,还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藏在心底很深很久的秘密儿童白癜风能治愈吗,这个秘密就是寻找儿时的那个邻居哥哥。邻居哥哥不好找,因为女人跟哥哥已经别离了整整36年。过去没有网络的时候,女人也一直在寻找,但是找到哥哥的希望比现在还要渺茫。
      
    那年,女人六岁,小名叫丫丫,丫丫只知道哥哥比自己大一岁,却不知道哥哥叫什么名,她一直把哥哥就叫哥哥。哥哥的家在丫丫家的隔壁,那是一排很直很长的平房,每家人只有一扇门,一间房,邻居之间的房门都是并排着的,一遛过去有十几户人之多。厨房并排在平房的对面,因此,谁家昨天煲鸡,谁家今天煮红薯,邻居们个个都清楚。丫丫从记事起就没有遇见过哥哥的家里中科白癜风医院十二周年庆人,也没有闻到过隔壁哥哥的厨房传出的饭菜香味儿。
      
    哥哥一只手捧着个小陶碗和小铁勺,另一只手捏着两张饭菜票,匆匆忙忙又要赶去大院食堂打饭,哥哥打饭的时候总也不给自家门上锁,丫丫左手指头抠着右手指头悄悄依在哥哥家的门框上,偷看他家里有什么好玩好吃的东西。哥哥家里灰朦朦的,一张大人床,床尾接连着一张小人床,床对面的四脚木框上摞有一只黑黑旧旧的大木箱子,丫丫家里也有这样一个大箱子,妈妈管它叫樟木箱。跟丫丫家一样的写字桌和椅子摆放在窗口下。除了这些东西之外,好像看不到哥哥家有再大一点的东西了。虽然哥哥家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但丫丫就是觉得哥哥家比她家漂亮,漂亮在哪儿呢?丫丫转过背去看看自己家又转回身看看哥哥家,哦!原来漂亮在窗口外边!哥哥家的窗能看到窗外几朵黄颜色的葵花儿大脑袋,大脑袋不停的朝丫丫点着头。丫丫一边出神地望着向日葵一边拖着鞋朝窗口挪去,一直挪到窗下写字桌前,丫丫这才发现写字桌面才是哥哥家里最好玩的东西,桌面中央有一块四四方方的玻璃板躺在上面,玻璃板里压有三张照片,最小的那张是哥哥睁大眼睛不笑的单人照;最大的那张是哥哥和一个阿姨还有一个叔叔坐在一起的照片,哥哥被夹在阿姨叔叔的中间,哥哥在这张照片里就笑了,阿姨和叔叔一定是哥哥的爸爸和妈妈;另外一张不大不小的照片里没有哥哥,只有哥哥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粘在一起,脸和唇被彩色抹了一点红颜色,像丫丫家写字桌玻璃板下压的爸爸妈妈的照片那样,嘴笑得不大,但很好看。玻璃板中除了三张照片之外,还有哥哥用铅笔画的大大小小的向日葵。
      
    哥哥打饭回来,见到丫丫在自己家里好奇地看桌面,没说话,只是朝丫丫笑笑。哥哥喜欢丫丫到他家里玩,却从来不到丫丫家玩,就是丫丫家的大人不在,他也不进丫丫家。丫丫为这事追问过好哥哥好几回,她说,哥哥是不是以为丫丫家不好玩,丫丫家有不少好吃的和好玩的。哥哥睁大眼睛很认真的告诉丫丫,不是丫丫家不好玩,是他的爸爸妈妈不许他进别人家,他去别人家玩,别人会不高兴的。
      
    丫丫转回到自家桌上吃饭,她问妈妈,哥哥的爸爸妈妈呢?妈妈回答,上“五七”干校了。丫丫又问,啥叫“五七”干校?妈妈板起脸说,就是劳动的学校西宁最好的白癜风医院。丫丫这下明白了,哥哥的爸爸妈妈都是劳动人民,而且忙劳动都顾不上管哥哥吃饭和洗澡。
      
    哥哥吃了晚饭就自己在厨房的小灶子上生火烧水,烧好水用锡桶盛水自己提到附近的那排公共洗澡房去洗澡。丫丫喜欢看哥哥生火。哥哥生火总是这样忙忙乱乱的却很专心,哥哥点火前先拿起一把头带小勾的黑色柴刀将杂乱的木头劈开成一个个小条块,然后扯几张废纸在手里轻轻揉捏成小纸团,塞在灶芯的最底层,将劈好的小木条打乱交叉架在纸团上,然后用大姆指推开手中小小的四方火柴盒,捻出一根细细的火柴棍,用有圆头的那端去擦火柴盒的黑边,“唰”的一下火柴棍就被擦亮了,哥哥小心翼翼地将火柴棍伸进灶底的风口处,底层的纸团就先燃烧了起来,不一会小木条也烧着了,这时候的火特别旺,烟也特别呛人,哥哥和丫丫被呛出很多的眼泪。火苗冲出灶心老高,哥哥赶忙去煤篓子里挑来几只黑嘛嘛的煤蛋子放在火灶旁,用火钳夹起煤蛋子一个个放进去,不一会煤蛋子就燃起来了,燃得通红通红的,很喜人。哥哥这时候已经累出满头的大汗,放松一口气后用手去擦快要掉进眼睛里的汗水,结果脸上被抹上了好几片黑印,像大人脸上的胡子,丫丫“呔!“的一声拍手大笑,哥哥成了大猫公。
      
    妈妈喊丫丫听话,一起到公共洗澡房去洗头和洗澡,丫丫很乐意,因为,妈妈每次给丫丫洗换干净都要放一张小板凳在公用水池边,让丫丫坐在那里看自己洗衣服,丫丫知道哥哥也会在这个时候洗衣服。丫丫脸蛋抹上香香的雪花膏,头发梳得齐整晶亮,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双手交叉在膝盖上坐着,认认真真地看妈妈和哥哥洗衣服。哥哥在水池边的刷衣台上用毛刷子刷衣裤,哥哥太小,刷衣台太大,于是,哥哥就搬来几块红砖头,垫高起来踩上去洗刷自己的脏衣服。哥哥很少说话,大人和丫丫问一句他就答一句,不问,他就不说。妈妈洗完衣服之后,就会把哥哥从红砖头上抱下来,不声不响地替哥哥刷台上的衣服,或者床单和被套。哥哥洗完衣服打上半桶水,丫丫知道哥哥又要去后窗浇花儿了,丫丫便会紧随着跟过去。哥哥给向日葵浇完水,凑近花儿的脸上看一看,抠出一两粒葵花子放进嘴里嗑几下,把花子仁儿掰出来递一粒给丫丫,自己吃一粒。丫丫很快就把花子仁吞下去说,好吃。哥哥边嚼边说,没熟透。
      
    星期天,丫丫不上幼儿园,红日一出就又窜进了哥哥的家,趴在哥哥家的后窗上看哥哥种的向日葵,这些向日葵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种上的,岁数比丫丫大还是比丫丫小,反正丫丫觉得向日葵就是好看,高高的,直直的,脸蛋又圆又大很漂亮,很像哥哥,哥哥说,丫丫的脸蛋圆圆粉粉的,更像向日葵。丫丫看够了向日葵,伸出小手去问哥哥要纸和笔,她要对照着画这些葵花儿,哥哥急忙翻箱倒柜,找半天也找不到一张没有写过画过的白纸。后来,丫丫到哥哥家玩的时候就自己从家里带笔和纸,还多带一些给哥哥。哥哥每次都很认真地教丫丫画向日葵。
      
    向日葵不好画,丫丫总是画不好向日葵那张圆圆大大还长有不少花边的脸蛋,于是,哥哥在身上掏起来,掏了半天才掏出一个二分的硬币,把它摁在纸上,用铅笔顺着硬币的边延转一圈,葵花儿的圆脸蛋就长到纸上了,然后,哥哥又重复画同样的一个圆圈,在圆圈周围画上许多细线条,哥哥说,画向日葵一定要画太阳,因为向日葵总是向着太阳的方向抬头微笑。丫丫没有耐心画向日葵脸上密密麻麻的种子,就在花儿的脸上画人的眼睛、鼻子和嘴,丫丫把嘴巴小一点儿的,脸蛋涂有胭脂,额上留着一排流海的那株向日葵画成丫丫;眼睛大,嘴唇厚点儿,鼻子又大又勾的那个向日葵画成哥哥。向日葵的花瓣儿最难画,丫丫总也不能把每一片花瓣儿画得一般大,特别是收边的那片花瓣儿,不是画大了就是画小了,丫丫苦恼的狠狠用小嘴去咬铅笔头上的胶擦,哥哥安慰丫丫,向日葵的花瓣儿本来长得就不一般大。
      
    (二)
    这天,丫丫过生日,妈妈做了一只白切鸡,丫丫把妈妈今天给丫丫的那个军色小书包挎在肩上,把妈妈切好的两只大鸡腿沾上点酱油和麻油放在自己的碗里,捧到哥哥家,把香喷喷的白切鸡腿分一只到哥哥的饭碗里,哥哥的饭碗里原本只有两块小肉片,还是一半肥一半瘦,青菜白颠的治疗盖在上面几乎看不见下面的白米饭。哥哥看着鸡腿,吞着口水对丫丫笑一笑说,不要,留给丫丫自己吃。丫丫说,今天我七岁了,哥哥一定得吃,吃饱了教丫丫画向日葵,丫丫要上小学了。丫丫指着挎在腰间上的书包给哥哥看,哥哥仔细翻看着丫丫的小书包,用手轻轻摸着丫丫书包盖上用红线绣着的五个大字,小声念道:“为人民服务。”丫丫问,哥哥有没有书包,上不上学?哥哥咬了咬嘴唇,低下脑袋摇摇头不说话,然后转过背却啃丫丫送他的那只鸡腿。丫丫想,哥哥背起这种军色小书包一定很好看,因为哥哥穿的衣服全部都是跟解放军叔叔军装一样的军色。
      
    第二天早晨,丫丫起床,把脸巾搭在肩上,把牙膏挤到牙刷上放入小口盅里,嘴里哼着:我爱北京,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指引我们向前进……打开家门,要到水池那边涮牙洗脸,哥哥突然开门从他家跑出来,手里握着一个玻璃小瓶递给丫丫说,这是哥哥送丫丫的生日礼物。丫丫张着小嘴吃惊地接过哥哥递过来的小瓶子,小瓶子有丫丫的小口盅那么大,里面装的全是嗑好的葵花子肉仁儿,丫丫瞪大眼睛问哥哥,哥哥要嗑多少葵花子才能得到这么多的肉仁儿啊?哥哥昨天晚上是不是做梦时嗑的葵花子儿了?哥哥笑笑不说话。丫丫发现哥哥的两片嘴唇有些红肿,下嘴唇还破皮儿了,都冒出两颗小血泡了。丫丫把自己的口盅放到哥哥的手心里,让哥哥替她拿着,把瓶盖扭开,倒出一些肉仁在小手上,然后放进嘴里嚼,望着哥哥点头笑说,恩,真香!真好吃!然后又倒一些给哥哥说,哥哥你也吃,我们一起吃。哥哥和丫丫这天都忘了漱口和洗脸,坐在哥哥家里一起吃哥哥嗑的葵花子肉仁儿。丫丫转过脸去,发现哥哥窗外脸最大的那两朵向日葵不见了,丫丫“哇”的一下就哭了。从那以后,丫丫每次吃东西都管妈妈要双份,椰子糖要6块,柿子饼要4只,苹果、沙梨、红蓍、玉米都要两份。
      
    丫丫要上小学一年级了,这天,丫丫起得特别早,穿一套崭新的衣服,背着绣有“为人民服务”的军色小书包,由妈妈领着准备上学去。刚一出门,就看见哥哥背上背着一包行李,被一个长得一点不像他爸爸的叔叔催着不知道要出发到哪儿去?哥哥的行李是打得像炸包一样的小军棉被。不知道哥哥到底要上哪儿去?也去上学吗?是不是跟丫丫上同一所学样?可是丫丫上学不用背行李呀!丫丫张嘴想问哥哥,可是被妈妈捂住了嘴。丫丫猜,哥哥把行李一背走,肯定就不是天天住在这间屋子里了,因为她记得哥哥屋子里就只有这一床小棉被,哥哥背走了,晚上睡觉盖什么?丫丫可能以后是不是见不到哥哥了?丫丫想到这憋得小脸都通红起来。哥哥背着背包一边呆呆地看着丫丫一边给自家门扣上一把小锁,嘴里轻轻说了声:“丫丫,再见了!”哥哥正准备跟着那个叔叔的屁股走了,丫丫扁着的小嘴实在忍不住对哥哥发出嗫嗫抖抖的声音:“哥哥,我还要你教我画向——日——葵呢!”哥哥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不动呢,丫丫以为哥哥听她的话,不走了,高兴得刚想咧开嘴对哥哥笑,谁知,哥哥突然把“炸药包”使劲一甩,扔到了妈妈手中,一溜烟跑开了,就连叔叔和妈妈拉长脖子喊他:“小——鬼!快回来!”他也不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